十堰阅读量最高的微信十堰晚报原创微信 未经授权 禁止
微信广告合作/0719-8118988、13797867325
微信技术服务/0719-8622987、13997831476“此次穿越,12月20之前如果还未出来,请大家再耐心等待10天,2018年1月1日也未出来,请不要再来寻找。请记得我有唯一的信念,坚持的活着!”▲ 2017年10月,刘银川为此次进入无人区做准备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2017年10月20日,刘银川在空间写下这段话后,迎着藏北高原的冽风,走进了“生命的禁区”——西藏羌塘无人区。
如今,83天过去了,刘银川杳无音信。
今天上午,十堰晚报记者联系到了刘银川定居十堰丹江口市的弟弟刘佳。
━━━━━
临时改变的路线
羌塘、可可西里、阿尔金和罗布泊并称中国四大无人区,是国内徒步最危险和艰难的路线之一,被称为“生命禁区”。▲ 2017年10月23日,刘银川在空间上传的图片。
刘银川对这一线路充满向往,并将其当做自己2017年的最后一次徒步线路。
2017年10月19日,刘银川出发前,曾在空间和朋友圈发布了此次徒步的路线图。按计划,他于10月23日从那曲市双湖县出发,途经羌塘、可可西里和阿尔金三大无人区,最后在青海的花土沟镇结束本次徒步之旅。
根据刘银川的行程规划,线路总长1504.788公里,最高海拔5429米,平均海拔4794米。他计划以7.42公里的平均时速,用60天左右徒步完成。▲刘银川穿越无人区的徒步路线。
在出发前,刘银川花了几千块钱,买了20斤牛肉干和10斤奶贝作为旅途的全部补给。另外还准备有可抵御-20℃的1.8kg羽绒睡袋、硅胶雪地帐篷、高筒徒步鞋、45w的太阳能充电板、地图软件导航等30斤的装备。▲2017年10月23日,刘银川出发前往双湖。
10月23日,刘银川搭乘拉萨开往双湖的班车抵达双湖。据刘银川10月23日发布的空间消息显示,当到达双湖县时,他发现徒步者不能办理许可证,于是选择用逃避检查站的方式进入了羌塘。但是这种方式要离开土路边缘,不能按线路走了。
━━━━━
家人坚信他还活着
10月23日以后,刘银川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过。
超出约定好的最迟时间1月1日,仍未见他从无人区走出。▲ 刘银川的朋友圈停留在2017年10月23日。
无奈之下,刘银川的弟弟刘佳和家人只好向警方报案。
据媒体报道,1月3日开始,双湖县公安局联合林业局的森林公安,派了10个人两台车出发去无人区寻找刘银川。搜寻人员沿着刘银川拟定的徒步路线展开搜寻,走过那条唯一通向无人区的90多公里土路后,便全是没有开发过的高山和冰川。搜寻队员使用的车辆多是烧柴油,在低温下发动困难,到6日晚上,车辆突发故障,只能返回。▲刘银川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失联至今。
1月8日中午,7名民警以及3辆民间救援车辆、6名救援人员,再次出发寻找。此次排查过程中,雪化后形成一些沼泽地,车子很容易陷进去。
刘佳告诉记者,从1月8日开始,由双湖县公安局、双湖县林业局和以郑义、李秦羽等为主的民间搜救队组成的第二次搜救行动正在展开,以刘银川的最后定位为圆心,准备向外以扇形的方式一点点去搜救。1月10日传回的最新消息称,仍然没有找到关于刘银川的任何线索。▲2017年9月,刘银川在阿里地区。
刘佳曾请求到前方参与救援,但是因为无人区天气不好,他没有户外的经验,未能成行。“对方不建议我们过去,因为高反严重。”刘佳说,他和家人每天只能焦急地等待前方传回的消息。▲哥哥失联后,刘佳快急疯了,添加了好几个搜救群,密切救援进展。
“再不出现把你所有号都黑了。”在哥哥刘银川失联后,刘佳登录了刘银川的账号,并在空间内发布信息,一度让刘银川的好友以为他哥哥回来了。
刘佳经常用刘银川的账号驴友们的关心。“每次看到这条说说,我都坚信哥哥还活着。”
今天下午,十堰晚报记者发现,刘银川失联已经登上了微博热搜榜。━━━━━
他自称“旅人”
两年来,刘银川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徒步。他自称“旅人”,还给自己起了个别名:刘夏。
刘银川女友说,这寓意着“生如夏花”:惊鸿一般短暂/如夏花一样绚烂/我是这燿眼的瞬间/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。▲2017年9月,刘银川在阿里地区。
刘银川和刘佳俩兄弟是河南人。从2011年开始,刘佳定居丹江口市从事美发工作。从2012年开始,刘银川则四处边打工边旅行。
“那时,我家里人都知道他在徒步旅行,亲戚朋友基本都不愿意他去徒步,但是他总是让你感觉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不会出事。”刘佳说,他哥哥刘银川是2014年开始走西藏线的,“这件事我妈妈都不知道。”
“如果知道哥哥要去走无人区,我爸妈肯定会竭力阻止他。”刘佳告诉记者,在他妈妈看来,哥哥刘银川从小就听话、孝顺,从不打架不惹麻烦,就是有点淘气,自从徒步以后,一年差不多有半年多在外。▲2017年9月,刘银川和书店老板自驾前往阿里地区。
刘佳说,在前往西藏前,刘银川一直在长沙止间书店从事服务员的工作,他徒步的资金大部分靠工资收入。
据媒体报道,刘银川在长沙这家书店打工,每月3000元左右的收入,几乎全用来买徒步设备。刘银川打工的书店老板说,这是刘银川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穿越无人区腹地,挑战非常大。▲2017年9月,刘银川和书店老板自驾前往阿里地区。
刘佳说,哥哥刘银川此前从未接触过徒步,爱上徒步可能与一次受挫有关。
他回忆,大学毕业后,刘银川筹了十几万,与朋友一起做门业生意。“那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,但没想到的是,对方把客户资料偷偷转走,导致店直接关门,钱都赔进去了。”刘佳说,从小到大未曾接触过徒步的哥哥,此后开始喜欢徒步。
刘佳说,他哥哥曾从丹江口市徒步到武当山金顶。“说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,他兜里就20块钱,中间隔了100多公里,坐车根本不够,再加上武当山还有1600多米高。”刘佳说,他有自己的线路,用了3个小时左右。▲刘银川在阿里自驾时遇到的藏羚羊。
“在哥哥去无人区徒步前,他曾跟我提起过,说要去边疆走一走,我当时也劝他,但我不知道他要走的是三大无人区。”刘佳说,如果知道哥哥走的是无人区,他肯定要竭力阻止他,但现在他只能祈求哥哥安然无恙,平安归来。这个世界上,有一些地方美到极致,每走一步,都像行走在天堂。
它们原始神秘,人迹罕至,有风雪沙暴,更有地狱般的低温严寒……美丽与致命相伴。
但总有一些不羁的灵魂,向往着自然洒脱,前赴后继,在生命禁区的空间中舞动。
83天过去了,我们依然期待奇迹的发生!
一起点,愿疲惫的旅人早日归来!
文/十堰晚报记者 曾雨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/关尔 终审/甘志国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